我叫急支糖浆你要追我吗

是一个残次品

我写的真垃圾

一个人落魄的样子,大概很令人动容吧。与平时的反差感,失落感像是传染病,染遍了他全身和周遭的环境。他也什么都不说,只是坐在那里,手里夹了支烟。问他,也只是勉强抬脸看人一眼,扯出一个转瞬的僵硬笑容:“我这不是挺好的吗”随即埋入仿佛要将人淹没窒息的悲伤中。